四平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我在乌镇落下了病根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5:06 编辑:笔名

我是顺着一份酝酿千年的柔情的指引,从江南来到了江南,从现实的泥土上坠入到一帘幽梦中,而我却不属于乌镇,正如乌镇也不属于人间,走进乌镇,我在这里落下了病根。我不属于乌镇这柔情的江南水乡。那早被情丝结成死结的青石街道,那散布着丁香味的雨巷,那阁楼上的幽怨情深,那撑着红纸伞的姑娘,那只属于梦里的吴侬软语,这些反复的意象在我的梦里发酵,又一一从梦里蒸发。我不属于乌镇这坚硬厚道的江南水乡。那枕水的黛瓦白墙早看透了吴越的阴谋,那瘦弱的乌篷船上早填不了一曲哀响,那白莲塔上被洗净的异域梵音已开始消散,那穿桥而过的乃橹声无比沉寂,那浣纱的姑娘却笑的好不悲伤尘世的繁华虽在这里被烟雨浆得发白,世俗的喧嚣在这里纵被太子书院的温润化解,而与此同时来自唐诗宋韵的伤痛被出卖,炎黄子孙的豪情也似乎被自己人践踏得体无完肤。我不是宿命的继承人, 与那千年不腐的运河对视,我和无数的游子一样,都是时光隧道中匆匆俗客,只在乌镇落下了永不愈合的病根。

附睾炎会复发吗,有那些影响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