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女士早安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32:51 编辑:笔名

我对她很有感觉,并且越来越强烈了。怎么办。我不无焦虑地对亮子说。亮子正把烤熟的一半红薯往嘴里塞,他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我有点尴尬,恶狠狠地制止他不加节制的笑。操,有什么好笑的。他把沾在手上的一点红薯放进嘴里用牙齿轻轻嚼动,然后疑惑看着我。不会啊,你不至于这样吧。不过,对于你现在的心情我表示理解。他冲我做出鬼脸。我感到懊恼,你怎么能不相信我。    亮子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自己。我怎么可能会对她念念不忘呢。她是那样高大,肥壮。当我在躺椅上坐下来,丰乳肥臀的她在我周围轻舞飞扬。尤其宽阔的身材,把我整个视线密密实实地遮蔽。我无法看到其他的物体。在压抑和晕眩里,我只好闭上眼睛。任由她摆布我的头发。    是的,她在发廊上班。那天我和亮子走在早晨的街道上。天雾蒙蒙的,超市,饺子馆还没开门,熟悉的地点也没看到卖猪肉的中年人。我们起的实在早了些。我们每天都坚持晨跑。那天我们跑到街道拐角处的梧桐树下,停下来大口喘气。亮子把手指叉开当梳子,把前面汗水淋漓的刘海往后面撩。我说,亮子你是不是该理发了。亮子摸了摸垂下来的发丝,然后点点头说,好吧。你觉得我理光头怎么样?他盯着我的脑袋,然后说要不我们一起理光头吧。我说要理你自己去,我头发还短着呢。亮子顺着那条街道望下去,他说天还这么早。发廊还没开门吧?我说我陪你去好了。走走看吧。    就在那家超市后面的小巷上,我们碰见了她。她正把洗好的毛巾拧干,一条条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圆形的衣架由于她不小心的触碰,摇晃并缓慢旋转着。她穿着睡衣,明显刚起床的样子。亮子夸张地说我草,真高大啊。我说是啊是啊真高大。我们在门口探头,她看见了我们,靠在门口冲我们一笑。进来坐吧。不过得等我漱口洗脸,啊还有化妆。我和亮子相视而笑,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一下子就喜欢上她的声音。有点沙哑,但咬字很清晰。说不出来理由但我就是喜欢。我靠在卧椅上看电视,正好是午间新闻。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娶上五十岁左右的老女人。那女人正坐在小伙子的单车后座上洋溢幸福的微笑。当然小伙子也咧着大嘴在笑,表现得天衣无缝。她一边摆弄我的头发一边咯咯笑。她说那女人都可以当小伙子的妈了。我说是啊是啊。这世界希奇的事情多了去了。她说你看你看,那老太婆还咧着嘴笑呢。我不无担心的提醒她,你别把我头发整坏啦。    她的手艺很好,那双手白皙光滑,巧如灵蛇地给我揉太阳穴,在我的肩膀,后背捶捶打打。她依然用富有质感的声音问我,舒服吗。我表示肯定的嗯了一声。我决定以后就到你这里理发了。她在我脑袋上用力按了一下,笑着说好啊。我注意到这店面地段似乎比较偏僻。但是隔壁也开了几家发廊。我疑惑的问她生意还好吗。她幽幽叹了口气。没办法啦,开始就我们在这里开了一家,后面有人接二连三地在隔壁开张。每次听到他们开张的鞭炮声听的我心慌啊。然后她说亲戚介绍她到这边来的,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亮子在旁边感叹说你们开发廊真不容易。她说没什么啦出来打工都不容易。对了,你们是做什么的,都还这么年轻。我正要说话,亮子抢着说我们也在打工。在工地里扛水泥袋。亮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没有怀疑。她说你们还这么年轻,不容易啊。亮子冲我眨眼附和地说不容易都不容易。    从发廊出来,走到那棵梧桐树下时亮子看了看我。然后一拍脑袋,我草。到底是你理发还是我理啊。    写到这里,我对人称的自述感到厌烦了。作为朋友,我更愿意说说小陌其人。    往后的日子里,小陌站在镜子前面就是大半天。他说我头发什么时候能长长啊。我哀怜地摸摸他的脑袋,能怎么办呢。要不你理光头吧。没想到我的一句玩笑话,几天后他竟然真的以光头形象在我面前出现把我吓了一跳。我说你这样不行啊。作为一个男人,我替你感到悲哀。可是他还像个SB似的摸摸自己脑袋(它正光溜溜的在太阳底下泛出反光)说,其实光头的感觉挺爽的。这天气真是太热了。我只好说是啊这天气真他妈热。    我明白小陌已经无药可救了,他就这么固执地跌进那个高大女人为他挖好的美丽陷阱里。啊,深不可测。我说他是个处男你们肯定不相信。他拉过女孩的手,这已经足够他无比激动了。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就在他的初恋女友胡柳向他表白的那天他红光满面,无比亢奋地向我炫耀。然后说走,兄弟,我请你喝酒去。这是一个单纯的家伙,一激动就爱扯上我去喝酒却每喝必醉。他表达快乐的方式很枯燥,那就是喝酒。我一直鄙夷他说,你懂什么爱情。他喝高了就红着脸,结结巴巴对我说,草,你懂爱情。那你说爱情是什么玩意。我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教育他,我说爱情是用来体验的。不仅用身体,还得用这个。我用手背嘭嘭拍在他跳动有力的心脏上。他不屑的说,屁话。其实我更想强调的是,那个胡柳跟别的男人跑掉之前。他也仅仅是拉过她的手。    他那闲置已久的摩托车陪他再度枯木逢春。给我的印象里,他的坐骑像一匹扬蹄怒啸的种马,带着他的主人瞬间消失在尘烟里。终于有一天我把他拦住。我说你知道她名字吗,他沉默了一阵,然后嘿嘿笑说不知道。我说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你整天上窜下跳的。他认真思考了一会,然后充满自信的回答我。她叫什么名字关我屁事。她叫小花小草难道会影响我的满腔热情吗,不会!不过你别误会,你不知道这个夏天有多闷热。我必须得保持头皮凉爽啊。跟你说也没用。瞧你,头发又长了吧,你得理发去。    他的热情不可能得到回报。这是肯定的,我忘了告诉你们她有男朋友了。高高瘦瘦,拥有一头漂亮的卷发,他是另一个理发师。我觉得这太正常,太合适不过了。我就对小陌说,你别玩火了,非得把自己烧焦才罢休吗。其实他的性格缺陷我也没对谁提起。作为他的朋友我懂得保守秘密。可我不说不行啊。他疯狂的举动像飞蛾扑火。    那次我和小陌经过羽毛球场时看见胡柳坐在篱笆围起的后花园里。她旁边坐着一个男生。那男生似乎很健谈,胡柳频频抖动肩膀肆无忌惮笑着。配合的恰倒好处。我说,小陌你说句话,我过去立刻把那家伙揍一顿你信不信。可是他置若罔闻,顾左右而言他。别管她,多大个事儿啊。我不解的嘲弄他,你不吃醋啊?他低着脑袋往前走,他说别管她,我们快走,要迟到了。我还想说什么,他已经快步拐进教学大楼的楼梯里。    我弄不清他想的是什么。我姑且认为他那是自卑的表现。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但我想有什么用啊,大多数情况下,他在胡柳面前屁都不放一个。他企图用他自以为是的清高来掩饰他的自卑。他自卑是因为他沉默寡言。他站在走廊上看宣传栏,胡柳开完干部会议向他走过来,他看见了可他仍然盯着上面的报纸。胡柳拍拍他的肩膀说喂。然后他假装惊讶的说是你啊。向食堂的路上走来胡柳活泼的像只打开笼子的金丝雀可他依然一声不吭。你看见了他们你却猜不到他们的关系。他们不像情侣但事实上他们就是一对情侣。但你不用担心他们的交流方式。只有在互换的日记本上,小陌才得意对胡柳胡乱抒情,盲目而毫无节制。你看不到里面的内容你想象不出小陌的内心其实狂野如火。我们到步行街吃福建饺子,他留了一份他说要带回去给胡柳吃,她爱吃饺子。那天不紧不慢的下着绵绵小雨。他站在校门口的木槿树下等胡柳,树叶上滚落的水珠,不断滴在他的头发和衣服上。但他依然不离不弃目光坚定。当胡柳打起花伞两个人在石凳上分吃饺子,你路过看到了这一刻你就不再怀疑他们的关系。    我说起他的过去就是想告诉你们小陌正通往爱情的路上一路狂奔。爱要越挫越勇。一千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我对他表达爱情的方式依然表示置疑。    我躺在床上给我的女朋友小敏打电话。小陌闯进来把整个人丢在床上半天一动不动。我打完了电话他还是一动不动。我凑过去想看看他是怎么回事他却猛的坐起来吓我一跳。看到他脸上歪扭扭贴着创可贴我觉得很滑稽就笑着问他,又摔车了?他向我问要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却没有马上要抽的意思。沉默了一阵他就说了一句话。他说,不行,我得去一趟广州。我惊讶的问他你要干吗呢。可他却翻了个身子面朝墙壁不再动弹。    看世界杯的日子里。全世界人民集体失眠可小陌睡的像头死猪。凌晨三点法国破门我高呼好球。小陌啊的一声突然坐起来,什么好球你瞎嚷什么。然后他径直走进澡间响起水笼头的溅水声。他闷声不响鼓捣了半天才走进房间坐在我身旁。但他视线游移对球场上的齐达内毫无兴趣。他点了一根烟表情凝重。他终于说话了他对我说他梦遗了。我正惊奇于球场上秃头那家伙回光返照的精彩表现。我说梦遗好啊,不过你别挡着我。但他把我脑袋扳过来很认真的问我,这次我做的梦有点不正常。我开始梦见的不是那高大的女人却是在一间宽大的房间里顺着墙壁走,可我走了半天就是看不到门啊。我走累了就蹲在角落里敲打墙壁可是没有回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是密不透风的石头盒子啊。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我看到她站在门里微笑地看着我。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啊一下子她连同门一起出现啦。然后她慢悠悠的走过来天花板也在降低。我开始感到压抑。可走着走着突然她变了,变成一头野兽张牙舞爪向我扑过来。我被吓醒了。对了你听到我啊的一声喊叫了吧。嗯,就是这个时候我浑身一激灵,然后就。。。呵呵,什么意思嘛。我不耐烦推开他说,什么意思,说明你的欲望强烈你还年轻嘛。他羞涩一笑,重新躺回床上回忆起刚才惊险的一幕然后嘿嘿一笑。    几天后他去了广州,但不是一趟,而是一二三四。。我扳着手指数,对,总共去了四趟。有一天他扯住我得意的说,你知道她喜欢什么吗。香水!伊卡路香水。对于爱美的女人你就得投其所好。我嗤的一笑,这还用你来告诉我。但显然他的主题不是这个,他凑到我耳旁神秘的说,你知道今天我去她的店子里我们做了什么吗。我说就你这胆子能做出什么大不了的事。他说,不是。我告诉你她今天吻了我。叭!他骄傲的模仿着并啧啧回味之前的情节。    以下将是人称的叙述。但我不能保证故事的真实性。    我将摩托停靠在电话亭旁边。我在想现在要不要进去。我已经不需要任何理由而轻松的走进去。可是我看见那男的清瘦英俊,靠在大镜子前面同她说着什么。她被他逗的哈哈笑,声音好听极了。所以现在我不能进去。    修理单车的老头每天都准时坐在那棵梧桐树下,旁边的小孩对着墙角踢足球。那小孩我没见过,可能是老头的孙子。足球弹回来他又踢出去,他的动作显得笨拙但他毫无厌倦反复踢着。终于那球脱离原来的轨迹,向我这边滚过来。我一脚把它踩住,向他招手。但他警惕的眼神始终望着我,有点惶恐和不知所措。他望望爷爷,但那老头低着头用涂满粘胶的塑料片往轮胎上贴,他的专注使得周围一切与他脱离关系。小男孩感觉被孤立了,嘴唇动了动像要哭出来。我只好把球踢还给他,那球缓慢地滚到他脚下,他一把抱起转过身去面对墙壁又重复着刚才机械的动作。    我其实需要找个人来消磨时间。可那小男孩懂什么。我能跟他探讨爱情吗。我能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你有过爱情吗。语气轻松的好象在说兄弟,你有烟吗。如果碰巧某个迎面而来的家伙也正被爱情困惑被折磨。那么我们的话题就愉快多了。问题是现在我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衷肠的伙伴。毫无办法我只能看着那男孩稚嫩的脚法并帮他默念来回的次数1,2,3,4。。。    可是当我再次回头,看见那英俊的男人把她压在镜子上我慌乱的忘记数到哪儿了。我只好径直走进去,冲她大声喊我要理发!那男的回过头恨恨的看了我一眼,只好悻悻撒手。那女的把他推开,泛红的脸蛋像开在空气里的花朵无比鲜艳。我仰起脑袋看着她再次强调,我要理发。    在里间洗头的时候她表现的很生气。那双修长的指甲在我头皮上来回划动,我几乎都听见它发出的咔咔声了。我抬起满是泡沫的脑袋,瞪着她喊,疼!她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又把它按下去冲水。又挠了一会,她才从旁边抽下干净的毛巾,粗鲁地把我脑袋裹住了。我的脖子,胸前湿漉漉的。我一边抹着脸一边看着她。她坐在圆木凳子上把梳子往台面一摔,她说你以后不要再来了。我那只刚掏出香水瓶子的手愣在那里。她依然愤愤地说,你也不要再买香水了,我够用!    她男朋友提着我的衣领像提着一只花猫往外面扔。刚施完工的马路满是砂土,我的脸颊磕破了可我一次次爬起来。一声不吭的盯着她。她的火气明显缓和她走过来从我攥的紧紧的手里抽出香水瓶子。她说你下次别再买了。然后她俯下身子用她肥厚性感的嘴唇在我额头上一啄。她笑着说好啦你别生气嘛我也不生你的气了。    我怎么能不生气,我恨恨对亮子说我再也不去找她了。亮子说这就对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她可比你大好几岁啊。你在玩火知道不。我说放你妈的狗屁!我说SB才去找她。    我说过晨练是我们长久保留下来的习惯。一个月后,我们再次跑过那条街道。我望着那家发廊对亮子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洗洗头。亮子看着我笑容意味深长。    那家发廊门户紧闭。亮子嘭嘭敲着卷闸的铁门。许久,里面传出沉闷含糊的声音,谁啊。我们要理发!然后一阵哐当的声响,陌生的女主人从窗口伸出脑袋。我们笑着说早啊老板娘。她困惑看着我们,我这不是发廊,你们理发要到对面那家去敲门。我惊讶的问她以前的女主人呢。她打着哈欠,说她和一个男的跑回去结婚了。我说她还会回来吗。那女的不耐烦了,我又不是她我怎么知道。你们是找她还是要理发啊。    那天阳光明媚,朝霞灿烂。两个年轻人蹲在梧桐树下,长头发的那个对光头说。得,打水一场空了吧。光头蹲在地上划字。他把树枝另一头用力往下一压。只听到咔嚓一声木头折断了。光头一脸伤感,但他霍地站起来,依然声音响亮的对长发说,放屁。怎么说我也得到了她的一个吻!    如果你是那片地段的居民。作为早起的买肉买菜的安分市民,你走过发廊,经过那棵梧桐树。荫影下的那块空地,你可以看到用树枝划下的几个字。它们可能只是一个名字。每个人都有名字,民安镇这么大。作为本分的居民,你不会感兴趣拥有这个名字的主人是谁。就算你想象力丰富,那也只是转瞬即逝的想法。就像留在沙土里的几个字,过了今天,明天它就会模糊不清,终被风抚平。一切平静如初,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06/07/22早 共 575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人患上死精症的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昆明市女性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