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魔动九天 第三百四十章 闻香识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5:32 编辑:笔名

魔动九天 第三百四十章 闻香识人

章节名:第三百四十章闻香识人她竟然做出如此丑恶的事情?!

萧天民的拳头握的咔嚓作响,他不敢相信自己宠爱了一年多的女子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萧雪一边控制侍卫长的神智,一边看了一眼萧天民,眼里闪过一丝波动,嘴里面依旧沙哑地说道:

“你和怜香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帮她做了多少事情?”

萧天民眼里一凝,他不明白小雪为何要将这丑事问得这么明白,虽然这里没有别人,可是当着孙子孙女的面他依然下不来台啊!

侍卫长脸色已经很木然,不像刚才挣扎的那么剧烈,他的精神很疲惫,无力反抗了。

“半年前我出去办事,在街上看见怜香夫人被人调戏,就帮了她,她很感激我,经常会给我一些外院人进献的宝物和特产,我不好意思,每次出门的时候也给她带一些小玩意,一来二去我们就熟了,可是我心里真的将她当夫人的,但有天夜里我不当班,怜香夫人约我在凉亭相见,说亲手煲了一锅汤给我,我很忐忑,不太想去,毕竟入夜了,可是她的侍女半拖了过去,我喝完汤之后就感觉自己头有点晕,然后怜香夫人过来扶我,说我太劳累了,可是我……我却做出了禽兽的事情!”

侍卫长的情绪再次有了些波动,这是埋在他心底神的秘密,如今被挖出,他所有的想法和感情还有对族长的愧疚自责也都一并倾泻而出。

“我……我把怜香夫人给……给……给……”

侍卫长连说几次都没说完整,脸孔涨红,突然声音大了起来,带着泣音:“我对不起族长!对不起夫人啊!……我一步错步步错!不应该……不应该啊……可是我离不开夫人……离不开了……”

萧天民再也听不下去了,身上的气息奔腾不休,脚下的地板咔嚓嚓龟裂出数道裂缝!他一伸手就将侍卫抓在了手里,双眼喷火地盯着他!

“你这个畜生!混蛋!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不要!爷爷!萧雪还没问出幕后指使!”

萧寒一声惊呼,刚要出手拦住萧天民,奈何他怒发冲冠,对那侍卫已经恨到了,一把就捏碎了他的脖子,使劲将他扔在一旁!

萧雪闷哼一声,被强行打断催眠她也收到了反噬影响,要不是她精神力太强,这一下就怕是要受重伤,萧天民连忙扶住她,愤怒地眼里闪过一丝懊恼,他真是气急了,怎么忘记小雪正在施法呢!

“爷爷!你差点害了小雪!”

萧寒厉声说道,伤害小雪儿的人,不管是谁都不行!无心之过也不行!

萧天民面对萧寒气愤的眼光,心中刚转移一点的火气再次爆涌而起!脱口而出道“还不是她逞能,非要问这么多干什么?!”

他实在无法接受在两个小辈面前爆出这样一条丑闻,他是一族之长,自尊心极高,萧雪引导那侍卫说出这样的经过是对他的打击,所以他见萧雪受伤虽有一刻的心疼和内疚,但被萧寒一质问就瞬间被怒火取代!腾腾腾快步走了出去,不再理会二人。

萧雪看着不远处的尸体和爷爷离去的背影叹息一声,萧寒紧张地问道:“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我没事,哥哥,我只是在想,我对爷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其实我只是想让他认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要是刺激不够的话,难免他会一心软原谅了她,那个女人的心机城府可不是一般的深,而这次祠堂失火和她脱不了干系,早上她千方百计的阻拦我们,拖延时间,又给这人送加了料的汤,设下了这般歹计!竟然为了阻止我们查看父亲的命牌而把整个祖宗牌位都搭上了!心肠的狠毒可见一斑,这样的女人一定要斩草除根!”

“而可惜的是,这人被爷爷暴怒之下打死了,要不然或许能得到更多的消息,看看背后除了她还有谁,我就不相信凭她的实力能做到这个地步,这可是萧家重地,能无声无息的闯进来还在一招之内就偷袭成功,让所有人都没看见真面目,这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你是说,族里有内奸?”

萧寒一点就透,眼里寒冰凝结。

“内奸谈不上,顶多是跟我们有仇,见不得我们找寻父亲而已!”

萧雪周身的气息瞬间转变,那冰冷犀利的就像一柄旷世奇剑,嗜血而饮!

两兄妹目光对在一起,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相同的含义,有些人,是该清理了,不是什么事都能给机会的!

怜香的房子已经坏了,所以她直接过来了曲茹芬的屋里,曲茹芬正在和萧雨对弈,见她来了也没出声,怜香好像没看到他们的有点厌恶表情,娇笑地走过来:

“夫人真是好雅兴啊,外面已经热火朝天了,难得这里还一片静。”

曲茹芬抬眼扫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不咸不淡地说道:“我老了,禁不起热闹,懒得花枝招展,也省得惹人讨厌,只好偏居一偶,享享天伦之乐。”

怜香撇了一下嘴,也懒得装了,老东西,利用完我居然不承认了!哼,想得倒美!

“是啊,您老人家是年纪大了,经不折腾也没有了斗志,甘愿人老珠黄地享受清净,我也理解,可是您毕竟是福缘深厚的人呐,这膝下一众儿女难保出来一个两个可造之材,怎甘心居人之下呢?”

“你!你这个……小蹄子!你敢说我老?!”

曲茹芬气的脸上青筋爆出,一把将桌子上的棋盘挥在地上,长长的指甲指着怜香的脸,跳脚大骂。

怜香勾唇一笑,反而在一旁的凳子上施施然坐了下来,信手倒了一杯茶,边喝边揉着自己的肚子,笑呵呵地说道:

“你看看,人老了啊,就该修身养性,要不脾气就会变大呢,这样的丑态,连我都吓到了,你说族长怎么看得下去呢?”

“你给我住嘴!来人!给我将她赶出去!”

“奶奶,您消消气,何必跟个丫头一般见识,您可是尊贵的族长夫人!”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萧雨站起身,安抚地拍了拍曲茹芬的后背,看向怜香的目光带着犀利,那种高高在上的骄傲,如同看蝼蚁一样的目光让怜香双拳紧握,出身一直是她的痛,她没有名门背景,不过是个有些姿色的丫头罢了!

“哼!原来萧雨少爷这么清高啊!那为何还要我这个丫头来帮你做这件大红火的事呢!”

萧雨目光一紧,眼里掠过一丝杀机,沉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以我的身份会要你帮忙做事?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怜香也不甘示弱,昂头看着他,微微眯了眼,“萧雨少爷,你这话可不厚道了,你当我怜香是傻子吗?这件事谁做的我知道一清二楚,就算你换了容貌换了声音来和我谈,可是你忘记我是什么出身的丫头吗?那我提醒你一下好了,我是卖香的!哈哈,别的技能我没有,可是我的鼻子那是百里挑一,被我闻过的味道十年也不会忘!你换了所有的一切,可是你身上的味道确是的!”

萧雨的面色大变,连一旁的曲茹芬也一脸的惊慌,他们本以为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谁知道竟会出现这样的疏漏,萧雨懊恼地暗骂一声,但随后就走了过来,那样子就像地狱的勾魂使者,俊逸的脸庞也变得狰狞。

怜香心里有几分突突,他眼里爆发的杀机太过渗人,但她随后就镇定了下来,手轻抚在肚子上,冷冷笑道:

“怎么?要杀人灭口吗?哈哈,真是不巧啊,夫人呐,我怀孕了,族长的孩子,老爷今早知道消息还欣喜若狂呢!我来你可是穿越了数条过道,内院不知道多少人看见了,你说我要在这里出事了,族长会怎么样呢?!”

曲茹芬就像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一样,被炸得头脑嗡嗡作响,脸色苍白如纸,踉跄地退后几步,一屁股跌在了椅子上!

这个贱人……竟然怀孕了?!

真是老天不作眼啊!竟然让她怀上了孩子!怪不得她有恃无恐如此嚣张!

萧雨前进的脚步也顿住,停在她身前半米的地方,一伸手就能够着她纤细的脖子,但送出去的手却停在半空。

“呵呵,你掐啊!反正我的实力不如萧雨少爷,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你就掐死我吧,一尸两命,看看族长会怎么处置你们这一位夫人,一位少爷呢?!”

萧雨的手在半空蜷起,看着她挑衅的嘴脸气的牙根紧咬,可是他还真的不敢,他都已经做了这么多,怎么能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做了数次的深呼吸,萧雨才强压住心底的怒火和杀机,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究竟要怎么样?!”

怜香紧紧吊起的心终于稍稍归位,她知道自己唬住他们了,看来这个底牌真要好好利用一下。

“这才对嘛,早承认我们何必闹得这般不愉快啊!萧雨少爷是做大事的人,就应该做出明智的选择。”

“别废话!说出你的目的!”

萧雨打断她,恨恨地问道。

“呵呵,也没什么,我要一个平夫人的位置,我要住在这里安胎!”

天津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预约专家号
贵阳癫痫病医院在那里
上海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郑州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