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刘建宏足球之夜不行是因为中国足球不行

2018-11-01 09:54:08

刘建宏:《足球之夜》不行是因为中国足球不行,

为什么《足球之夜》不行? 中国足球不行啊!

“我恨死他了。我本来每个星期只用熬两宿的,这孙子跑了以后,变成熬三宿了。”段暄用手指“噔噔”地敲着桌子,对南方周末笑骂道。

他的同事刘建宏2014年8月正式从中央电视台体育部离职,他俩共事18年,这个时间长度正是《足球之夜》的岁数。

刘建宏离职前半年,《足球之夜》经历了一次改版:以往每周四18:30播出的节目,被调整为“随比赛直播情况而定”。

事实上,在过去18年里,这档栏目的播出时间一再被调整:从早的3小时40分钟,缩减为90分钟,再缩到后来的60分钟;还从次黄金档的22:00,挪到“不尴不尬”的18:30。有时是因为收视率,有时是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

刘建宏离开央视不久,足球圈还有个:前足球裁判陆俊减刑获释。陆俊是刘建宏和《足球之夜》的“老熟人”。早在1996年底,陆俊就在开播不满一年的《足球之夜》里,点评赛季里的“争议判罚”。当时,这算开了在电视节目中点评裁判的先河。

此后多年,《足球之夜》一直和假球、黑哨较劲,而陆俊从“一代金哨”变为“一代黑哨”,2012年,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入狱。

“说起来既欣慰又辛酸。欣慰的是,我们喊了这么多年,终于被正视了;辛酸的是,当初要是早点管,不至于有这么多人进去,中国足球本不至于要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坐在乐视体育开放式办公室里,首席内容官刘建宏说起话来,还是那般评论员式的语重心长、面色凝重,中国足球的苦难,你甚至都能从他的表情上读出来。

“似乎我们到,总是会选择一个坏的结果。”他叹了口气。

离开央视,事实上他能干的事要多得多:掌管着乐视体育内容与传播的一切工作,从版权购买,到节目设定、人员配备—尽管他办公的地方,从举世皆知的央视新大楼,搬到了四公里外只有四层老楼的一家花鸟鱼虫市场。每天上下班,他都得穿过这些此起彼伏的鸟叫、狗吠,以及弥漫开来的水产品味道。

南方周末见到刘建宏时,这位46岁的前央视评论员正与同事紧张地商讨有关与阿根廷足球的合作,其间他再次提起中国足球的青训;一个多小时的采访结束后,两位在办公室外等候多时的合作伙伴,又赶忙进来给他演示PPT,此时是中午12点多。

小作坊不会 产出大品牌了

南方周末:

2011年,《足球之夜》开播15周年,恒大花1000万美元买了孔卡。你当时说,天价引援时代开始了,联赛要复兴,也会带动《足球之夜》收视率的回升。但后来结果好像不是这样。

刘建宏:

我说对了一半。天价引援一个接一个地来了,职业联赛反弹了,恒大亚冠夺冠了。另一半没有预测对,《足球之夜》收视率没有反弹。

《足球之夜》这些年一再萎缩。我们自己总结的时候,我就说,我们的节目不快不慢不深不浅,这样的节目怎么让大家看呢?你要想做出经典的或者不错的节目,需要大投入。现在的电视,已经不会有那种小作坊生产出大品牌的情况了。不管是《爸爸去那儿》,还是《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全是大成本,高产出。

你想要的《足球之夜》是什么样的?

刘建宏:

像2013年中国队1∶5输给泰国之后,我们做了《追问1∶5》,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这应该成为我们的常态。

我也有点理想主义。既然是报道中国足球,那至少体育频道应该有十几个足球报道组,应该能完全覆盖掉中国足球,甚至对我们的国家队、中甲、业余足球,都有关注。无论发生什么,《足球之夜》都应该是快达到现场的,《足球之夜》的声音都应该是权威的声音。

这两年,一轮中超八场比赛,我连派八个组去覆盖掉这八场比赛都做不到。你只能捕捉所谓的第二落点、第三落点,现在络这么发达,各种媒体的竞争如此激烈,你就落后了。

《足球之夜》到现在也只有二三十个人,你们南方周末现在做一个访谈视频,就已经摆了三台机器,用了五六个人,那《足球之夜》应该有多少人呢?至少得有100人吧?

英国的足球节目《Match of the Day》一直是《足球之夜》的方向,他们已经播了50年了,收视也不错。为什么《足球之夜》不行?

刘建宏:

中国足球不行啊!

你说莱茵克尔带着两个重量级的嘉宾去讨论英超的各个赛事,他们不会讨论这场球是假的,或者说这场球的裁判有问题吧,要是天天讨论这个,这节目也办不下去了。

可是我们刚还说到联赛活跃、恒大夺了亚冠。

刘建宏:

那是因为现在的俱乐部投入一年都是三四亿,比以前翻了好几番。如果说没有监管,那球员、裁判、俱乐部还是会失控。一定会有人以身试法,我偷偷地干一点事,因为利益就在这里。而且现在投入多了,非法利益就更是非常巨大的。你说他能抵御得了吗?

陆俊、南勇 都是被环境害的

前不久,陆俊刚减刑一年被释放,他和南勇都是你的“老熟人”。

刘建宏:

南主席很可惜,他有很强的能力,也很敬业。陆俊能够成为中国吹世界杯的,在亚洲裁判界都有一号,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们都是被环境害的。

如果我也处在那个环境里,我能不能真正做到洁身自好,我不敢说。这是整体、环境和体制的悲哀。或者说,我们准备得不充分,匆忙进入到了所谓的职业体育时代,只不过是老板的钱和专业体育的简单对接,又没有法律监管,不出事才怪。

我也跟中国足协的历任领导,韦迪、张健,包括现在的蔡振华蔡局讲,你们现在要当心,不要认为抓了一批人,就永远太平了。一定建立一个监控机制,要不就发行中超的足球彩票,把其中一部分收入用来和公安部门合作,加强对整个联赛的监管,这有多难啊?16支队伍,600多名球员,再加上官员、教练以及周边两三千人,把你们严格地监管起来不就完了吗?

球迷也可以帮你,他买了彩票以后,监督的心思就来了。我不能买了北京国安赢,结果一看马季奇凌晨两点还在喝酒,那不行。

但我们看报道,英超、世界杯也被认为有很多赌球、假球的情况。

刘建宏:

凡是赌球的人,他足球的品位已经被破坏掉了,他看那个球都不像是真的。足球那那么容易操控呢?说足球80%都是假的,这就是赌球心态。现在我碰见这种人都不讨论,赌球在我看来,就是球迷在吸毒。你是吸毒的,我不吸毒,我跟你谈什么?

国际足联每年拿出重金去跟国际刑警组织合作,就是盯着。他们也担心有人会渗透进来。德国也发生过裁判赌球,或者通过判罚去操控比赛,但是非常难。

马赛当年踢过假球,可是当时马赛的队长拿到这笔黑钱之后,都不敢存到银行里,他在自己家后院刨了坑,把这个钱埋了,直到东窗事发,警察从他们家后院里把钱缴获了。

人家有非常完善的财务管理、银行制度,各种监督,做一场那有那么容易呢?

基恩(曼联队前队长)在自传里说,有一天他去曼联的基地训练,开车路过博彩公司,一看开了一场拜仁的欧冠比赛。他一想,买五百块吧,就买了。他一进卡灵顿基地,弗格森(曼联队主教练)就在那站着看着他,听说你去买足彩了,嗯?基恩纳闷:你怎么知道的?弗格森说,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再买了,不能买曼联,其他的也不能买。

你就知道博彩公司是干什么的,它其实是帮着俱乐部、帮着足协的。博彩公司挣钱,不靠赌徒的那种说法。博彩公司能盈利,是因为人家有精算师、有大量的信息,人家能够把赔率开到一个合适的点上。

你看皇马的胸前广告,那是欧洲的博彩公司,我们的球迷更喜欢参与的赌博是什么呢?是东南亚和澳门地下赌博公司的那些东西,那是非常害人的。

对不起, 不理解

你认为一个专业的解说应该是什么样的?

刘建宏:

没有一定的规定,你告诉我一个好歌手是什么样的,李宇春是好歌手,张靓颖就不是好歌手了吗?

你前段时间接受采访时说,99%的人是喜欢你的,这句话会不会太满?

刘建宏:

不满。

底气来自那呢?

刘建宏:

来自我对自己专业性的判断。有些人一辈子是说不服的,他带着无知进入坟墓,这样的人很多,我可不负责。你听不懂跟我没关系,我让更多的人懂就OK。

我说99%,意思是大多数人是喜欢我的,有一部分不喜欢我。当年的“梅尚程荀”在北京同时表演,有喜欢梅派的,有喜欢尚派的,有喜欢程派的,有喜欢荀派的,所以叫四大名旦。你非得让所有人都跟梅兰芳一样,那也不行。你说像周信芳这样的,嗓子坏了,他还能唱出一个周派麒派来,那怎么就不行了呢?

张晓舟写过一篇文章叫《替叛国球迷一辩》,他说的是2013年中荷之战。你当时解说,看到那些穿橙色球衣的球迷心里不是滋味,中国球迷为什么不能喜欢中国队呢?

刘建宏:

对,他说我太意识形态化了。他去一趟荷兰,去一趟阿根廷,去一趟哥斯达黎加都行。你去了,你就知道,人家都会穿着自己国家队的衣服。你能看到一个哥斯达黎加的球迷在哥斯达黎加跟荷兰队比赛的时候穿荷兰队的球衣吗?

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装了?你别假装你是个国际主义战士。

其实他是巴西球迷,我还是德国球迷,那是在没有中国队的情况下。中国队跟德国队打比赛,我心里面还是想让中国队赢,难道中国队跟巴西队打比赛的时候,他想着是巴西赢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写下来告诉大家。

你可以理解这种荷兰死忠粉的心情吗?

刘建宏: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是跟中国队打,对不起,不理解。

篮球馆木地板
伺服电缆
硼氢化钾原料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