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专利争夺战为何越来越多巨头参与进来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7:24:24 编辑:笔名

专利争夺战:为何越来越多巨头参与进来

一、酝酿中的变盘

刚刚过去的一年里中国专利大事件波涛汹涌,专利正在从研究员和分析师的专有词汇加速变成媒体和产业的高频词。首先来回顾过去一年的重要动态。

专利申请

在国内专利申请层面,央企国家电公司和中石化出人意料的以6111件和4372件分别占据前2位。但和两家传统行业的国企发力申请专利相比,民企代表欧珀移动通信(OPPO)的3338件、专利新军小米科技的3183件以及奇虎科技的2777件申请所蕴含的意义要大的多。乐视集团官方称在2015年12月单月申请即超过1200件专利更堪称惊人。由于乐视专利申请案还未进入公开披露,只能根据已公开的专利信息估计是通过乐视集团下的乐视信息、乐视致新、乐视体育、乐视云计算等子公司分布式申请。这样的井喷即使只持续半年,

乐视也将拿下2016年专利申请量的桂冠。

专利纠纷

专利纠纷方面同样在发生变化。包括索赔额1.8亿人民币的搜狗诉百度输入法专利侵权纠纷和中兴子公司努比亚单挑华为照相专利,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取代外企作为专利诉讼的原告。

专利内战不仅在国内法庭拉开序幕,而且在海外精彩上演,连主要角色也从华为和中兴之类的传统巨头转向新兴行业和新兴企业。根据雷锋报道,深圳道通智能航空参展的X-Star型无人机今年春节前在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上遭专利侵权举报,这款无人机的外观恰和国内无人机企业大疆产品高度近似。有意思的是报道还提到道通内部员工透露老板从一开始就强制要求做得跟大疆产品一样,以致从APP界面、参数调用方法到螺旋桨细节都是照抄。

专利主体

专利行业的活跃同样了促进专利主体的多元化。政府开始积极的加入专利运营,北京市成立的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是继日本、韩国和法国之后的第四家主权专利基金,投向以移动互联、生物医药等国家重点产业为主,乐视在首期募资中占股份。百度领头的智能语音专利联盟集结中兴通讯、海尔、京东等20多家拥有语音技术的企业,显示了百度合纵连横以图语音输入入口的雄心。

二、专利如何游戏

技术发展、产业环境、政策背景都是影响专利游戏格局的重要变量。判断专利游戏演化趋势之所以非常困难,除了游戏变量的变动不居也因为专利的实质非常复杂。专利是技术在法律上的转化,专利也是山寨的法律杀手。专利活跃的根本原因是全球经济发展模式的技术转型。专利保护将技术竞争转化成专利战争,极大推动产业升级并改变竞争格局。专利兼具无形资产和竞争工具的双重属性。专利游戏卷入的玩家越来越多元,专利玩法和规则也变得越来越复杂。

数量很重要但不是全部

专利数量是绝大多数人用来判断专利实力的首要标准。雷军在2014年感叹专利其实是挖坑,然后也毅然投入到挖坑大军当中,小米的专利申请量迅速以几何级数增长。

其实专利数量、专利质量以及专利实力之间都是相对而不是的关系,例如中国计量学院统计认为大学生专利成果转化率仅为0.05%,而我见过一份内部报告认为全球专利中只有0.1%是真正有价值的专利,即使是专利界的乐观观点也只是把比例提高到%。

政策扶持和估值考量也是专利数量增长优先专利质量提高的重要推手。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发布和落实使得很多地方政府将政绩和当地专利数量进行绑定,促使各地竞相出台强力专利资助和扶持政策。部分地方的专利补助明显超过专利申请费用,刺激一批企业将大量申请垃圾专利视为有利可图的生意。而在盛行炒作的资本圈,专利很容易成为争取高估值的概念和宣传爆点,中小投资者连同部分专业机构怀着对技术的无知和敬畏用钱给专利数字投票。一定程度上专利真正的价值被忽视,而申请专利和专利数量的价值畸形放大。

专利申请数量比较分析

中国专利申请受理量自2011年起超越美国并稳坐全球,但即使从数量分析也不能断定中国的专利实力超过美国。

引用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事业部在去年5月26日发布的《开放的未来:2015全球创新报告》,即使以亚洲作为对比坐标,中国专利优势主要集中在食品、饮料、烟草领域和石油与天然气勘探领域,在汽车、半导体材料及工艺(半导体)、移动(电信)等领域上的创新活动与日韩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其中移动领域亚洲前五全部被日韩占据,中国未能有企业或机构进入。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的《中国知识产权发展报告2015》的数据同样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受理量多年始终名列世界位,但是非居民申请量仍远落后于美国专利,发展报告援引的WIPO数据还表明2014年美国居民发明专利申请量为285,096项,非居民申请则高达293,706项;相比之下中国居民发明专利申请量高达801,135项,非居民申请却仅为127,042项(以上数据来源于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的该报告第6页)。

通过PCT或在海外直接指定申请的跨国专利申请费用都很高,所以跨国专利质量普遍高于仅在本国申请的专利。WIPO数据说明中国专利申请主要来自本国主体,而美国专利申请中则有大半来自国外,显然国外企业/发明人对美国专利的重视程度远高于对中国专利的重视程度。

专利价值和司法因素

提升专利价值是专利游戏持续发展的前提之一。作为无形资产的特点决定专利难以通过传统的市场定价方式准确估值,专利侵权损害的司法赔偿额就从另一个角度成为全球公认的专利定价方式。专利游戏在中国市场的前景很大程度也和专利侵权赔偿额密切相关。

中国法庭几乎没有审理过的跨国专利纠纷,尤其是跨国公司之间的专利纠纷。苹果和三星之间围绕移动终端的系列专利在美国、德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法院开打,但是没有一家向在全球市场的中国法院向竞争对手提起专利诉讼。跨国公司不愿意在中国开展专利诉讼由很多原因,其中重要的一个就是专利侵权赔偿额低。

普华永道发布的《2014美国专利诉讼研究报告》统计,年美国平均每起专利侵权诉讼的赔偿额为430万美元。根据刚公布的信息Marvell同意为两项专利侵权纠纷的和解向卡内基梅隆大学(CMU)支付高达7.5亿美元(9位数,你没有看错)。这笔巨额和解金只有2014年一审法院判决赔偿金的一半,却已经是美国电子领域专利纠纷赔偿金25年来的新高。相比之下在中国,徐聪颖在《我国专利权法定赔偿的实践与反思》一文中统计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重庆等6个主要地方法院的420份专利侵权纠纷判决书,指出涉及发明专利的法定赔偿均值约为14.33万元人民币,涉及实用新型专利的法定赔偿均值为11.44万元人民币,涉及外观设计专利的法定赔偿均值为6.85万元人民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发表的《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案例实证研究报告》认为中国有97%的专利侵权判决采取法定赔偿,自2008年至2013年以来的专利权侵权案件中法定赔偿的平均赔偿额为人民币8万元,非依法定赔偿额平均也只有为人民币15万。

以上数据一定程度上可以回答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2015发展报告中间接提到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国外发明人重视申请美国专利远高于重视申请中国专利。专利质量不高影响专利侵权赔偿额,过低的赔偿额又进一步降低企业提高专利质量的意愿,以致形成恶性循环。

数量与质量相对论

专利数量固然是专利实力的重要指标,但专利实力并不等于专利数量,而产品在市场中的竞争力又不等同专利实力。苹果是全球市值的上市公司,但是苹果执IT之牛耳并非因为全因专利。IFI发布的2015美国专利统计表中排名前三的是IBM、三星电子和佳能(见图1)。微软专利数量下降到第10位但依然在苹果之前,而紧跟苹果之后的第12位又是一家三星子公司三星显示。令人惊讶的是苹果甚至没有挤进IEEE发布的2015年度专利实力排名(Patent Power Scorecards)在任何技术领域的榜单(包括技术组合,见图2),不论在互联通讯、计算机周边还是软件或计算机系统领域。

单向度重视专利数量使政府和企业一厢情愿的把资源投入到无节制的专利申请,结果不是关注提高设计、技术与专利质量而是专心制造专利泡沫。但是也必须注意到苹果这样以少量专利获得产品优势的企业只是例外,或者说苹果的专利发展模式很大程度上如同乔布斯传奇一样无法效仿。

通过海量申请专利获取体量优势和积累宝贵经验,既是绝大多数企业必经的专利发展途径,也是充分保护知识产权的经典方法。全球的汽车厂商丰田所拥有的专利高达全球汽车行业专利的1/4,谷歌、三星和IBM的专利实力也和市场实力一样强大,国内IT巨头华为、中兴同样也一直是中国和全球专利榜豪强。

垃圾专利是专利数量和质量可能呈离散状态的重要原因,但全部归责给垃圾专利也有失偏颇。专利申请是一项技巧,重要发明往往需要在基础专利周围严密的申请多个防御或外围专利,防止基础专利的权利要求被他人改进和规避。通俗说这就像传说中金兀术的铁浮屠,一排甲马相接形成庞大连环马,逼迫对手难以突围。

外围专利策略一般包括对一项新产品申请外观、结构、用途、改进甚至连同材料、生产工艺和生产设备的系列专利,对一项新药物化合物申请用途、制备方法、晶型、针剂、方剂、单方、复方、组合、优选和中间体化合物。这些周边专利未必有多少独立价值,但结合在一起可以对基础专利产生很强的保护作用。

三、专利凶猛专利游戏新纪元

专利数量大幅增加为专利战争和专利运营都提供了足够的变量,产业竞争升级使专利游戏的棋局充满变化,资本涌入则进一步增加了专利游戏的复杂程度。

专利战迫近

IT制造和互联行业的专利军备竞赛不仅在专利申请上如火如荼,也在专利收购的赛道上展开角逐。联想对IBM笔记本业务和摩托业务两笔收购中都包含大量专利转让和许可,联想并在2014年以1亿美元天价收购Unwired Planet的21项移动互联专利。奇虎360在2015年通过收购酷派掌握数以千计的移动终端专利,为进入市场扫清障碍。小米刚刚宣布从Intel收购332件美国专利,这批专利尽管申请早而剩余有效期较短,也能在未来几年内为小米进入美国市场在半导体和通讯领域建立一堵防火墙。

专利权是有保护期限的,保护期长的发明专利从申请日起也只有20年专利有效期。不停创新高的专利申请量意味着日益庞大的专利武器库和高垒的研发投入,在有限的保护期中赚回巨额研发成本成为企业专利部门的普遍压力,而市场竞争的白热化是助推专利诉讼成为攻击武器的另一项强力动因。

华为、中兴等专利领军企业几年前就在各种场合呼吁推动提高专利侵权诉讼赔偿额,并以实际行动对涉嫌侵权的同行提起诉讼。华为也在2015年明显改变了在国内专利市场相对温和的态度,频频向友商发函并在多次半公开场合措辞严厉的喊话。任正非很早就预言会爆发专利世界大战,而当下能看到的是中国企业正在努力成为专利大战的主角。从多渠道反馈的信号都显示国内企业主动发起的专利诉讼正在酝酿质变。

资本搅局与主体多元化

专利维持费用在专利有效期逐年提高,进入有效期中期的专利面临不能有效运营就可能被放弃。随着资本进入专利运营市场,专利权人和专利运营商的利益碰出火花。

放弃实体产业专心运营专利的机构,就是经济媒体报道常见的NPE(None Practice Entity)。NPE逐步被接受为不含道德评价的中性词,和专门从事用专利打劫的Patent Troll加以区分。不过NPE和Patent Troll之间并不是泾渭分明,只能说NPE通常倾向使用合理许可方式的达到专利权利人和被许可人各取收益的方式。Patent Troll则基本着眼用专利侵权诉讼索取高额赔偿,全部资产只有25件专利却在2006年通过诉讼迫使黑莓(RIM)支付6.12亿美金天价和解金的NTP公司一般被认为是Patent Troll。

拥有2万件专利和微软、苹果等公司投资的高智是全球知名的NPE,诺基亚向微软变卖制造资产后转投入移动专利运营,连麻省理工(MIT)、斯坦福(SU)等知名大学和研究机构也投入专利运营并创下出色战绩。NPE一度发展顺风顺水,昂扬之势在近几年虽有所回落,但前不久Smartflash通过专利诉讼赢得法院判决苹果赔偿超过5.3亿美元的消息又为专利运营的美好钱景注入一针强心剂。

中国本土专利运营蓄势已久。如果说小米大量投入专利主要是为了防御,传统诸强ZTE、华为和360等一批新贵都已经把专利运营写入日程。北京市和中关村政府为推动本土专利发展积极参与推出睿创专利运营基金和乐视操盘的北京市重点产业知识产权运营基金,山东和青岛科协也主办青岛国际专利运营联盟。产业和金融资本的关注是专利游戏棋盘的重要变量。业内普遍认为资本变量正在以不容忽视的速度静悄悄的放大,一旦条件成熟则可能以令人意外的姿势出击。

游戏难度增加

资本和制造业力量结合大大提高了专利游戏的复杂度,博弈场景更加波诡云谲。中国企业主导的平衡车专利并购和专利攻击就是一个经典案例。

美国双轮平衡车先驱Segway饱受来自中国同行的低价竞争之苦,在2014年通过337程序向天津纳恩博(Ninebot)等一大批向美国出口平衡车的中国企业提起诉讼并获得排除令。纳恩博深思熟虑后放出妙手,选择和原本是竞争对手的小米合作。纳恩博一面争取到小米注资,一面向Segway发出收购要约。2015年3月纳恩博与Segway在337程序中和解,并在4月15日的小米新品发布会上宣布由纳恩博收购Segway公司,获得包括400多项专利在内的核心资产。2015年9月,纳恩博联合子公司Segway在美国法院起诉Inventist等公司专利侵权,当月以一家中国子公司鼎力联合名义在北京法院起诉Airwheel(爱尔威)侵犯专利权,并在当年12月由纳恩博与Segway再度在美国联合起诉美国山寨公司Swagway侵犯商标权及专利权。

进击的专利从数量积累到质量提高

数量积累是绝大多数企业启动专利战略的必经之路,但不论是基于防御、竞争还是运营,专利游戏的高阶都脱离单纯的数量积累而走向质量提高。专利的应用价值主要取决技术的基础性和与产品设计的匹配度两个因素,这两个因素都难以通过专利数量堆积自发产生而需要依靠提升专利质量。

和绝大多数人所认为的不同,苹果并不是一家靠自身研发掌握突破性技术的公司,而发力对现有技术的整合优化并将技术有效运用在创造全新用户体验上。所以苹果专利数量虽然比不上IBM、三星和诺基亚等同行,却取得了后者无法企及的市场支配力。即使从专利数量的单一维度考察,也必须指出尽管一批互联专利新贵正在专利数量上追赶华为,但没有一家能在研发投入上接近华为,而研发投入是影响专利质量的核心因素之一。有统计称华为研发经费相当于A股400家企业的总和。以上统计未经考证,但华为官方数据显示在2014年研发投入的408亿元人民币,轮值CEO郭平在今年新年致辞也提到2015年研发费用惊人的突破500亿元人民币。希望焰火般耀眼的专利新贵骄傲宣布新抵达的专利数量高峰时,也能披露一下令人振奋的研发投入。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人生无完满,不代表ITBear观毒性发作了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6年杭州零售A轮企业
2006年宁波旅游B轮企业
2011年济南智慧物流上市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