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章正政策与民意要互动更要共治

2019-03-17 02:41:38

章正:政策与民意,要“互动”更要“共治”

据新华社等多家媒体报道,太原市政府近日在太原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上提出,到2015年底,全市机动车保有量要控制在110万辆以内。这是太原市政府首次提出机动车保有量控制目标。中新拨通太原市政府咨询是否实施机动车限购,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尚未接到相关文件和通知。(2015年1月8日中国) 太原位于中部省份,算不上一线城市,为何媒体对该地的机动车政策如此敏感,源于前车之鉴。2013年12月15日,天津市政府就宣布,从2013年12月16日零时开始起在全市实行小客车增量配额指标管理,也就是市民新购的车牌,需用摇号或者竞价的方式获得。2014年3月25日,杭州市也是采用类似的方式“突然袭击”。如此政策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有疑似传闻,就会引发市民的集中抢购。 德国社会学家韦伯提出了合法性问题,他认为合法性就是对政治统治秩序或统治信仰的服从。而类似城市“限车”政策,究竟是通过提高停车费呢,还是进行“限号”呢,无疑是关系到城市居民切身利益的公共政策。“限车”的公共政策是否能被大众接受、维护和执行,实则都是公共政策的合法性所在。 在现代社会,民意是评价公共政策是否合理的重要指标。虽然,对于某些议题的讨论显得分散、矛盾和逻辑性不强,甚至夹杂着情绪化的语言。可是作为初始化下的表达,也是一种“原生态”的民意。就如出现汽车“限号”政策,民的从初的事实描述和情绪表达,逐渐会转向客观的评论。 在互联的变革中,我国的政府决策从传统的精英决策,转变为“原生态”民意影响下的决策。无疑,类似的“原生态”民意成为了我国社会的一种新常态。不少政府在决策的过程中也看到了这一点,在决策信息没有明晰的情况下,政府通常会放出风来。如果打一个比喻,政府通常会小心翼翼地放出“决策气球”试探民意。从这次的太原“限车”,到北京公交地铁涨价,再到国家的延迟退休政策,都可以看到类似做法的“身影”。 事实上,这样做的确存在不少局限性。通常情况下,“决策气球”在释放之前,政府的决策目标已经基本做实,是否能真正讨论公共政策,政府部门似乎并不关心。他们真正关注的是大众的反对程度是否超出了预期,以决定推出信息的时间。另外,即便引发了络讨论,由于民的知识水平、话语权、消费立场不一样,怎样在络上进行有效的讨论,怎样评价讨论效果,目前还难以拿出行之有效的一套方案。 当然,在互联时代,对于政府而言,传统权威的话题体系的解构,大众对于决策的要求更高,可以通过络进行舆论监督。对此,政府部门在决策中,释放“决策气球”征求民意,绝不是单纯的走过场,更不是一场简单的互动,而是邀请更多的人献计献策,参与到社会问题共治,实现的公约数。毕竟,政府一家力量有限,要得到政策合法性的认同,必须得到大众的认可。如此,公共政策才能体现出民主,也能体现出互联思维。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目标远大,我们或许刚迈开脚步。 作者:章正

:姬学涛)


机油代理
海盗来了开发
广州隐形防护网材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