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流年放牧云朵的人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24:01 编辑:笔名

我们村上有许多奇怪的人,他们都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奇特本领。比如张孩会学鸟语,他学起鸟叫来比黄鹂还好听一百倍。有一年春天的早晨,他唤来了一大群奇怪的鸟儿,那些鸟儿落到我们村前村后的柳树上,一整天里叽叽喳喳唱个不停,我们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听醉了。王胖则擅长潜水,他一猛子扎下去,可以一个小时不浮出来。那年黄河发大水,多亏了王胖,在滚滚黄水里潜回村庄捞起来七个老人三个孩子,成了我们村的大英雄。刘小手则会预报天气,七天之内的天气他从来没有报错过,比中央电视台的气象预报员还厉害,为此,他让我们村男女老少从来没因为突然下雨而毫无准备,造成一点儿损失过。村长请他每个星期在村上的大喇叭里广播一次天气预报,据说,连外村的人也来听他的预报。  这些能人能事现在说起来,有些耸人听闻。但在我们村都稀松平常,因为在我们村,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项拿手的本事,我们村到冬天闲着没事的时候,就会举行这样那样的大赛,有时候接连一个月我们每天都会有好戏看。后来,听说县城的人也来参观。县城的一些企业还拿钱出物地给些赞助,谁赢了就发给谁奖品。奖品五花八门,有自行车,有毛巾,有肥皂,甚至连打火机厂也来凑热闹,有一年,张孩就赢了一大包打火机,足足有二百多个。  但这些年,随着我们村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村的能人基本都不在了。村里就剩下会些雕虫小技的老弱病残,村庄也成了一个空村。但据说我们村在外面打工的人都很吃香,干活之余,他们偶尔露上一两手,就会赢得满堂喝彩,在当地成了小有名气的牛人。如果你留心,就会发现各地的报纸娱乐版或者娱乐网站上不时就会有这样的消息,他们籍贯大多是我们村的。  我在我们村上算是一个例外。因为我没有这样那样的奇特本领。我既不会学鸟叫,也不会预报天气,甚至连狗叫也学不像。我喜欢的就是看书,把头埋在书本里,废报纸堆里,像个书呆子。鉴于此,我们开明的村长让我每周去他家里拿一次村上订的报刊,送我阅读。每次从村长家里拿回来一沓一沓的报纸和杂志,我都读得如饥似渴,再到后来,我就学会了写诗。对了,这大概算是我在我们村上特殊的一项本领吧。虽然村长和其他人都觉得这项本领很高雅,但是在我心里,与我们村上的其他人的本领比,这基本上算是雕虫小技。更何况,我心里清楚,拿到外面去,我根本算不上一个诗人,与其说我写的那是诗,还不如算顺口溜。要说起顺口溜,我们村上有一个人可比我厉害多了,按辈分我叫她二奶奶,她一个字也不认识,但是她的顺口溜张嘴就来,不仅明白晓畅,深刻警世,而且押韵上口,便于传播。有一段时间,我曾经跟在她屁股后面,专门记录她的顺口溜打油诗,一年下来,竟写了厚厚一大本子,这本书要是出版出来,那一定会轰动全国的。  近,我们村上放羊的泥娃突然练就了一项让所有人都会大吃一惊的新本领。这项本领在我们村上还是首创,我以前从来没见过,恐怕世界上也难以找出第二个人会这一手。泥娃本来有点儿弱智,七八岁了还不会喊爹娘,到了十三四岁,他爹娘买了十多只羊交给他,让他每天赶着羊群去放羊,于是,放羊就成了他这一辈子重要的工作了。他爹娘说了,什么时候他放羊挣够了二十万,他爹娘才给他盖房子娶媳妇,在我们这个地方,盖房子娶媳妇送彩礼已经少不了二十万了。可怜的泥娃,从此之后,就开始了他的放羊生涯。现如今,一晃,泥娃也已经二十三四岁了,可他才挣了三万元也不到,更何况,现在送彩礼娶媳妇三十万也拿不下来了,看来,泥娃这一辈子算是完蛋了。  但是谁也没想到,泥娃竟然练会了这样一种本事。  二十三四岁的泥娃,心眼还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傻。他一早吃了饭就去放羊,傍晚太阳落山才赶着羊群回家。天天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泥娃也不和外人说话,他只和羊说话,只和蓝天白云说话,如果你仔细听,你就会发现他经常喃喃自语,他说的话像鸟语一般,我们都听不懂了。有一次我们把张孩请过去听一听,这个懂鸟语的家伙,听了半天也没听懂一句,气得他把泥娃臭骂了一顿,红着脸跑了。  我没事的时候,常到山上去看书。有时候看累了,就躺在山坡草地上写诗。于是,我就经常遇到泥娃。我听见泥娃对着大山念念有词,很好听,就好像那些操着南腔北调念诗的诗人一般。我在心里就把泥娃当成了诗人。  我觉得他才是真正的诗人。  他嘴里念出、心里生长的才是这个世界上纯洁动人的诗篇。  你听,那简直像唱歌一般悦耳,虽然我一句也听不懂。  但是,谁也没想到,泥娃嘟囔的不是诗,竟然是一种咒语。  泥娃用这种咒语,竟然学会了一种新本领,那就是——放牧云朵。  这可了不得,泥娃不仅会放羊,泥娃还会放牧云朵。你看那天边的云彩,在泥娃的念念有词中,一会儿聚过来,一会儿散过去。一会儿成了一群羊的模样,一会儿又飞鸟般各自飞奔而去。  娘唉!泥娃会驱赶云朵,呼风唤雨了。  这还了得!  这应该是我们村厉害奇特的一项本领了!  竟然被这个熊孩子学会了?!  在一个晴空万里的上午,我们村的人都目睹了泥娃呼云唤雨的本领。他手中拿着他放羊的皮鞭,轻轻挥舞,口中唱歌一般念念有词,很快,无数朵白云从蓝天四周缓缓飘来,它们就像泥娃放牧的羊群,缓缓向中央聚集。泥娃指挥着一朵朵白云,一会儿排列成羊群的样子,一会儿又排布成庄稼的样子。白云朵朵,透射着金色的阳光,好像是金子一般。一会儿,泥娃又把羊鞭一挥,白云们就又缓缓地飘走了。很快,天上就万里无云,晴空当头,真像魔术一般奇妙。  村长带头欢呼起来,我们鼓掌的鼓掌,跺脚的跺脚,都兴奋地跳起来。因为在我们村上,几百年以来,还没有可以呼云唤雨的记载,但傻子泥娃做到了。泥娃就成了我们村厉害的人,当天,我们把泥娃的这项本领评价为我们村厉害的本事。村长为此还花钱买了泥娃一只羊让人宰了,请泥娃和乡亲们大吃了一顿。那天我也在家,我于是目睹了泥娃赶云的整个过程,还禁不住写了一首《放牧云朵的泥娃》的长诗,在欢乐宴会上高声诵读了一遍,把泥娃笑得咧着嘴,像个泥娃娃一般。  那天大家都喝醉了,泥娃也喝醉了。我们都端着碗给泥娃敬酒,给泥娃的爹娘敬酒,泥娃和泥娃的爹娘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他们都流下了幸福的眼泪。甚至我们村上没有嫁出去的会巫术的漂亮老姑娘王雨都向他投去了青睐的目光,这让泥娃有些不知所措,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姑娘对着他这么深情地笑过呢。他激动得一仰脖子喝下去一杯白酒,把他的眼泪都呛出来了。  那天亲眼目睹泥娃赶云的人群里,还有两个我们不认识的陌生人。一个干部模样,一个是开车的司机。一辆小轿车正好经过我们村,他们有幸目睹了这一奇观。戴眼镜的干部大概五十多岁,留着大背头,有人听见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喊他市长。这个被喊作市长的人找到了我们村长,向我们村长了解泥娃的情况,问这是不是魔术。我们村长那天牛逼哄哄地说,这算什么魔术,这可是实打实的真本事。再说了,在我们村,像泥娃这样有这样那样大本事的人多的是呢。说着话,村长就亲自表演了一个绝技,他把一杯酒倒进嘴里,接着,他就让这些酒慢慢从他的眼睛里、耳朵里、鼻子里缓缓滴了出来。有两滴掉在了市长的手背上,市长抬起手闻了闻,果然是酒。市长很高兴,过来和村长握手。握住了使劲摇。其实,我们村长还有很多项绝技,喝酒漏酒只是其中一项,这让他可以千杯不醉。所以,他才当了我们村的村长,每天都可以喝下去好几斤白酒。他去乡里开会,乡长就留下他让他陪客人喝酒,村长每次都可以把客人喝好,喝倒。乡长就很器重他。没想到,这次偶遇市长,市长也夸了他,他很高兴,村长就留市长在这里吃羊喝酒,市长也不客气,他挽起袖子,和我们村的村民们一起喝了好几碗。  市长临走的时候,留了村长的电话。他说,我还会再来的。即使来不了,我也会给你打电话的。村长今天喝了十多斤,有些醉醺醺的,张着大嘴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第二天,果然从市里来了一伙子扛着摄像机和拿着录音笔的电视台和报社记者,他们先是采访了村长,又让村长领着去采访泥娃。泥娃只是傻笑,村长就让他现场又表演了一次呼云唤雨,记者们都惊得跌掉了眼镜,一个个高兴得合不拢嘴。  泥娃有这么一样本事,我们都为他感到高兴,也为我们村感到骄傲,你看,连市长都禁不住夸我们呢。但我们村有一个人不高兴,不仅不高兴,还很郁闷。那就是刘小手。刘小手的本事是天气预报。泥娃这项本事是改变天气,泥娃可以把晴天变成多云,可以把乌云喊来下雨,那刘小手的本事岂不是就不灵了吗?  果然,有一次,刘小手预报第二天晴空万里。结果,第二天泥娃站在山坡上,赶来了一片乌云,竟然下起了一阵雷阵雨。有一次刘小手预报多云,结果,泥娃把皮鞭一挥,不到一刻钟功夫,乌云全跑光了,很快变成了晴空万里。  刘小手气坏了,他决定离家出走。至少离开泥娃三百里,以后再也不在村上广播里播报天气了。泥娃和刘小手成了对手,这样我们村的人觉得很有趣,在我们村还没有两样本领这样矛盾着呢。但是大家一致认为,泥娃比刘小手厉害。有了泥娃,刘小手就可以失业了。或者,刘小手只能到外地去找工作了。  但就在刘小手即将离别家乡出门的那几天,市里突然打来一个电话给村长,他们说,让村长带着泥娃去一趟市里,市长有要事要找他。村长还没去过市里呢,这可是大好机会。正愁着怎么去呢,市长派的专车就已经停到了我们的村头。村长还没坐过这么高级的小轿车呢,那可是奥迪。村长把自己的另一套西装给泥娃穿上,又给泥娃洗了脸洗了手,就带着泥娃上了小轿车。泥娃的爹也想去,被村长一把推开,说,你去干什么?人家请你家泥娃,又不是请你!  第二天下午,村长和泥娃才回来。又是市里的小轿车送回来的。这次回来,可没有白来。村长不仅抱回来一个金光闪闪的奖杯,从小车后备箱里卸下来一大堆吃的喝的用的,而且还替泥娃领回来一万块钱。全村听说了,都跑过来看热闹,泥娃只知道咧着嘴笑。村长说,这次可是露脸了。原来,省检查组来市里督导检查城市文明建设,其中空气质量是一项重要指标。这几天市里雾霾不断,浓雾滚滚,空气质量严重污染,可把市长愁坏了。要是这样的天气,别说文明城市评不上,说不定还要被罚款要写检查。市长于是愁眉不展,夜不能寐,后来,突然一拍脑袋,就想起了泥娃。  那天路过我们村,市长见识了泥娃呼云唤雨的本领,这下岂不正好派上了用场?市长的脸马上多云转晴,让秘书给村长打了电话。村长带着泥娃就去了市里,泥娃猛一见这高楼大厦,头晕了半天才稳下神来。然后,泥娃站在高高的市政府大楼楼顶上,把鞭子一挥,口中念念有词,开始了赶云。可是这雾霾实在太厉害,又因为不是在山坡上,泥娃有些恐高,赶了好半天,累得满头大汗,虚脱了一般,好不容易才把雾霾赶走了。  雾霾一散,晴空万里,一览无余。市长高兴得大笑起来,笑完了,又让泥娃从远处喊来几朵白云,点缀在蓝天上,只见天空澄澈,空气新鲜,白云悠悠,好像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山野乡村,一派清爽。  那天省检查组来到之后,抬头看到瓦蓝瓦蓝的蓝天和悠闲的白云,高兴得大口呼吸,不停地拍照。他们说,好多年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天空和云彩了。他们都要醉氧了。只见阳光照射下来,云朵成了彩云,祥云飘然,天下太平,蓝天白云下的市民悠然生活,这样的城市不评为文明环保城市,什么样的城市可以评为文明环保城市呢?  泥娃和村长立了一大功。省检查组走了之后,市长在五星级酒店大宴泥娃和村长,并授予了泥娃为“荣誉市民”的光荣称号,还奖励了村长一箱茅台酒,奖给了泥娃一万块钱。  泥娃可了不得了。一天就挣了一万元,照这样下去,三十万元很快就可以挣出来,那样泥娃就可以盖房子娶媳妇了,泥娃高兴得脸庞都笑僵了。泥娃成了我们村个受市长接见和表彰的人,我们村上的人都高兴坏了,泥娃的爹把泥娃放的羊牵出来两只杀了,全村又大吃大喝了一整天。  自此之后,泥娃就成了忙人。天天有小轿车来接泥娃,请他去赶云。什么环保局了,什么文明办了,什么抗旱办了。甚至邻县种大蒜的蒜王也过来请泥娃,他种的一百亩大蒜眼看要旱死了,河沟里一点水也没有,他想让泥娃帮他赶一片乌云过来,就在他这一百亩地上下一阵透雨。其他的蒜地里一点也不能下,那样他人的大蒜旱死,他的大蒜高产,他就可以发财了。泥娃知道什么呀,只是嘿嘿地笑,但村长过来把蒜王撵走了。村长越来越横了,他现在是泥娃的经纪人,谁要是想请泥娃去赶云,都得先和村长商量,村长同意才行。一般人请不动村长,只有价钱高,身份高,还得是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村长,村长才会带着泥娃前去。泥娃是个傻子,他只会赶云,不会与人交流,他只听村长的。挣了钱,村长和泥娃二五分成。村长也很快发家致富了。 共 686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癫痫特征的具体表现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