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嘉曼服饰IPO隐忧:代工厂频变,研发不足

2018-12-08 00:41:27
嘉曼服饰IPO隐忧:代工厂频变,研发不足 作为自有品牌水孩儿和授权经营暇步士等品牌童装的运营商,近日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曼服饰”)在证监会官网更新披露招股书。然而,以“代工”模式为主的嘉曼服饰,在报告期内公司前十大代工厂商变动的情况较为频繁,从某种程度上暗藏着经营不稳定的风险。同时,嘉曼服饰在研发上也存在着短板,公司报告期内的研发投入甚至不及销售费用科目下的办公费及差旅费。 前十大代工厂商变动明显 数据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约为3098.8万元、3710.52万元、5461.76万元和3910.65万元。虽然嘉曼服饰的经营业绩呈现稳定增长,但报告期内公司前十大代工厂商的变动却十分明显。 嘉曼服饰旗下自有品牌水孩儿、授权经营品牌暇步士童装和哈吉斯童装的采购主要采用向国内代工厂商直接采购成衣方式,也就是说嘉曼服饰本身不进行生产。嘉曼服饰向代工厂商提出采购成衣需求后,加工厂商按相关设计、工艺、质量等要求组织成衣生产,并按期交付成衣。 据嘉曼服饰披露的报告期内向前十大代加工厂商采购情况表显示,在2015年,嘉曼服饰曾向唐山市长城针织内衣厂采购水孩儿、暇步士针织产品,采购数量约为14.79万件,对应的采购金额约310.04万元。同年嘉曼服饰还曾向伊藤忠纤维贸易(中国)有限公司采购了415.6万元的水孩儿羽绒服。不过,在之后的报告期内这两家公司再未出现在嘉曼服饰前十大代工厂商的名单中。 2015年嘉曼服饰与泊头市天娇服饰有限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招股书显示,双方的合作年限为五年及以上。2016年嘉曼服饰向泊头市天娇服饰有限公司采购水孩儿、暇步士羽绒服、牛仔产品,当年的采购金额为347.5万元,当年产量中发行人所占的比例为100%,但由于泊头市天娇服饰有限公司工厂人员减少,因此订单量减少,泊头市天娇服饰有限公司未能入围嘉曼服饰2017年、2018年上半年前十大代工厂商。 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承德市森威商贸有限公司作为暇步士、水孩儿风衣、针织类产品的代工厂商,2015-2017年嘉曼服饰向承德市森威商贸有限公司采购的金额分别约为1024.43万元、1289.58万元和1286.48万元,2015-2017年承德市森威商贸有限公司一直稳居嘉曼服饰大代工厂商的位置,但今年上半年承德市森威商贸有限公司退居至第五的位置,采购的金额也锐减至316.09万元。2017年嘉曼服饰向浙江罗伊服饰有限公司采购1151.12万元的水孩儿、暇步士羽绒服,位列当年第三大代工厂商的位置,而今年上半年浙江罗伊服饰有限公司从前十大代工厂商的名单中消失。 此外,济宁博德纺织服饰有限公司、泉州市锐鑫服装织造有限公司、常州金坛峻岭服饰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为嘉曼服饰报告期内新引进的代工厂商,今年上半年嘉曼服饰向泉州市锐鑫服装织造有限公司采购梭织类产品,不过双方的合作年限仅为一年。在服装分析师马岗看来,这说明嘉曼服饰在供应商的供应链完善上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 与部分代工厂商“闪电”合作 通过翻看嘉曼服饰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内多家代工厂商在刚刚成立当年就与嘉曼服饰建立了合作关系,这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招股书显示,富国凯旋服装(北京)有限公司为嘉曼服饰合作年限五年及以上的代工厂商。富国凯旋服装(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在成立当年,富国凯旋服装(北京)有限公司与嘉曼服饰就建立了合作关系。2016年富国凯旋服装(北京)有限公司还晋升为嘉曼服饰第九大代工厂商,彼时嘉曼服饰向富国凯旋服装(北京)有限公司采购水孩儿、暇步士羽绒服的数量为32521件,采购金额为295.33万元。但因富国凯旋服装(北京)有限公司工厂加工资源出现问题,目前双方维持了长达五年多的合作已经终止。同时,烟台旭凯经贸有限公司、北京巨丰达商贸有限公司均是在成立当年就与嘉曼服饰建立了合作关系。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指出,童装产品属于日常生活消费品,其产品质量广受社会群众及政府主管部门的关注。而代工厂商的生产组织能力、管理水平及质量控制直接影响了公司产品的质量、交货时间等。如果代工厂商交付的产品出现产品质量不符合公司要求,则会给公司的经营带来一定的风险。 马岗认为,选择合作伙伴会从多个维度去考量,不是说代工厂商新成立就不靠谱。这只是其中一个维度,并不是主要的维度。企业会考虑新成立公司的资质,既然选择就会在一定的可控范围内,可能存在其他优势吸引到它。嘉曼服饰在招股书中称,为了保证公司产品的品质和价格的合理性,公司采取市场化的采购策略,实行供应商竞标制度:对于次合作的供应商,首先需提供书面资质证明材料。 需要指出的是,嘉曼服饰还受限于品牌授权的期限。报告期内,嘉曼服饰持有暇步士童装和哈吉斯童装两个授权品牌,其中暇步士童装品牌授权期限为自2013年8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哈吉斯童装品牌授权期限为自2015年6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在上述授权期限内,公司在中国境内(不包括港澳台)拥有授权。嘉曼服饰称,如果授权方与被授权方在合作中发生纠纷或者公司授权品牌在授权期限到期后不能够续签,将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研发投入不及办公费和差旅费 而研发则是嘉曼服饰的一大短板。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嘉曼服饰的研发活动投入金额分别约为273.36万元、373.55万元、487.75万元和288.88万元,占各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71%、0.93%、0.89%和0.88%,占比均不足1%。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告期内,嘉曼服饰在研发上的投入力度甚至不及公司的办公费和差旅费。据嘉曼服饰披露的销售费用情况表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1-6月,公司的办公费及差旅费分别为331.22万元、440.06万元、765.48万元和462.64万元。 为了力证实力,嘉曼服饰在招股书中还表示,公司每年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流行趋势,结合公司的核心设计理念,吸收具有价值的时尚元素,进行各类新款产品的开发和设计。2017年,公司设计部门为水孩儿和暇步士童装等品牌提供的已投产服装设计方案多达3000多款。 不过,与竞争对手安奈儿相比,嘉曼服饰的研发投入显得有些“抠门”。安奈儿是一家主营童装业务的自有品牌服装企业,旗下拥有“Annil 安奈儿”童装品牌,从事童装产品价值链中的自主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品牌运营推广及直营与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环节。从模式上看,安奈儿和嘉曼服饰一样。通过查询安奈儿公开信息了解到,2015-2017年以及今年上半年,安奈儿研发投入金额分别约为1968.79万元、1996.63万元、2333.64万元以及1140.09万元,占各报告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在2%以上。 从另一个维度看,安奈儿曾在招股书中提到,募集资金约8473.08万元用于设计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而嘉曼服饰此次约2.88亿元的募资项目中,却没有研发募资项目投入。 此外,嘉曼服饰的设计人员待遇上也并不优厚。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嘉曼服饰设计人员的平均工资分别为7.67万元、7.9万元、9.62万元和6.06万元,而安奈儿在2015年、2016年研发技术人员的平均工资分别为9.21万元、10.27万元。 马岗表示,服装产品更倾向于个性化的商品,设计会带动顾客、消费者对产品的认可度和好感度。不创新的产品,或者说一些主打的产品主要靠走量的情形,议价能力会弱很多。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未来服装行业将不断走向集中化。服装行业的竞争力体现在消费者的购买力上,综合竞争体现在品牌的推广、品牌认知,以及建立渠道上。关键是产品的研发也要跟上去,如果产品质量不够好、研发投入不到位,消费者体验不好,品牌的影响力将会下降,公司的经营业绩也将大打折扣”。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以发采访函的形式对嘉曼服饰进行采访,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作出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刘凤茹 (责任编辑:畅帅帅)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小孩流鼻涕咳嗽吃什么药
鹅卵石厂家
海运到新加坡公司
宝宝老是咳嗽怎么办
汽车保护套厂家
金相切割片
小儿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五个月宝宝止咳方法
宝宝有痰咳不出来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