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江南还钱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14:32 编辑:笔名

去年退休以后,我一直想在六合北山区找个看水库、林场之类的事情干干。倒并不纯粹是看中那点工资补贴家用,而是在青山绿水地方早晚做做气功以修生养性,还有就是静下心来整理一下《聊斋》和异度空间方面的资料。40多岁时我迷上了《聊斋》,近几年又看了一些有关异度空间及外星人方面的资料,发现《聊斋》里许多故事并不是单纯的刺佞刺贪,而其中隐藏好多异度空间和外星人的信息,比如《聊斋》里的许多角色应该是来自于四密度空间的。而目前这方面的研究还是空白,因此想找一偏僻处静下心来对此下点功夫,或许会有所收获。  因为写过几篇介绍铁石岗红豆的文章,和金牛湖街道铁石岗村委会的领导有所接触,因此也委托他们帮我留意。春节刚过接到铁石岗村委会季主任的电话,说他们村的萧家紫竹园看门的老韩头走了,问我愿意不愿意来接班。我当时二话没说甚至连待遇多少都没问就答应了。因为那儿一下子离不开人,叫我这几天就能上岗,我答应第二天就去。季主任说这两天他太忙,到村部后叫主任助理大学生村官小林带我去紫竹园。  铁石岗的紫竹又叫实心竹,在我们这里很有名气。竹子细而长,中间差不多是实心,所以很重,且柔韧性好,不易断裂,是做钓鱼竿的好材料。这几年随着垂钓休闲业的发达,紫竹的身价也日渐看涨,一根都能卖到大几十上百元了,这片竹园也是村委会的主要收入来源。  这紫竹在我们江淮一带很少见到,铁石岗紫竹有人说得益于铁石岗土质含铁量高,所以通体紫红。也有人说,这紫竹当年是一位西域高僧从天竺国带过来的并开过光了。还有人说,这紫竹园下面就是铁石岗有名的玉矿,玉藏于下而精跃于上,这紫竹得玉石精华故而与众不同。  我对这紫竹园并不陌生,它位于横山西坡。横山是江淮分水岭在六合境内的东端,为勘察江淮分水岭的水系我去过横山几次。其中有一年冬天我顺道去了紫竹园,并拍了几张竹园雪景照片。与那看竹园的老韩头也有一面之缘,是位穿着发白工作服拄着紫色龙头拐杖的干瘦老人,眼睛里闪烁着怀疑的目光。我在拍摄照片时,他跟前跟后,生怕我偷走他的竹子。  看季主任催得紧,第二天一早我带上几本书和一部相机就出发了,衣物、被子,还有米油等生活用品等女婿回来后开车送去。坐地铁到金牛湖站下来有去铁石岗村部的公交,但我没坐。因为天气特别好,阳光明丽,蓝天白云,金牛湖面风平浪静,白鹭点点,远近金牛山、银牛山、铜牛山、铁牛山倒映其中,我决定沿环湖大道走过去,顺便拍一组金牛湖的照片。这样走走拍拍,到了村部已经是下午3点了。主任助理小林有点不高兴,说有急事要处理,骑着摩托车把我送到离紫竹园还有1里多路的村口就停下,用手一指就调转车头一溜烟回去了。  村口的公交站台有几个人在等车,我上前搭讪,说是接替老韩头来看紫竹园的,询问去紫竹园具体怎么走。他们上下打量了我好几眼,又把目光停留在我胸前的相机上,带着异样的眼神告诉我,从一排大杨树的田埂上可以抄小路去竹园大门口。  紫竹园四周用1米多高的绿色方格铁网圈着。大门前有一条挺宽的柏油路通向横山方向,估计向东后会右折连到环湖大道上,但看柏油路上有不少杂物,大约来这儿的车辆并不多。两间红砖青瓦门房看上去崭新的,应该是刚砌不久的。两扇银色的铁门紧闭着,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也是崭新的模样。  这时我忽然想起来了我这看大门的并没有钥匙,不禁哑然失笑,可能是刚才小林急急忙忙的忘记给我了。我敲敲门房的木门,又把铁门上的锁“咣当”“咣当”在门框上砸了几下。就在我掏出手机准备和季主任联系的时候,铁门里面的竹园里闪出一个身影。看那洗得发白的工作服,拄着拐杖,我一眼就认出是老韩头。  老韩头向铁门走来。我告诉他是来接替他看门的,并套近乎的说上次来拍过雪景。他“哦”了两声就从门房出来把我让进屋里。  门房隔成两小间,尽管墙壁和地面簇新的,散发着石灰和水泥的气味,但物件却很陈旧。外间的一条斑驳的条桌上放着一本卷边的大笔记本,看纸张的成色应该是用了好多年,一把椅子也是红漆脱落殆尽。左手的墙角处是油乎乎的灶具。里间光线有点暗,一张小床上空空如也,估计铺盖被卷走了。两张杌凳灰灰的靠在床边,权作床头柜吧?床头地上有一个老式陶器,上面用方形灰色塑料板盖着,塑料板上有半棵包菜。迎床的墙边一张和外间一样的条桌上放着一台老式黑白电视机。  老韩头默默的带我穿过门房去竹园里看看。到了竹园里,他话似乎多了起来。说这几年竹子砍得太快,原先多么茂密,现在稀疏了不少,竹笋也是一年不如一年。这两年偷竹子的比以往多了,以前只是本地人砍根吧回去做钓鱼竿,现在游客多了,不少南京、六合、天长来的外地人也会钻过铁丝网进来偷竹子。北边靠近小龙潭的那段铁丝网修补了好几次,有人会带着老虎钳来夹开。说到这里,老人一丝惆怅,干咳了几声,弯下腰想吐痰又没吐出,拄着拐杖直喘气。看来老人身子骨大不如从前了,与往昔那个跟前跟后脚步矫健的老韩头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外面阳光明媚,但竹园里却阴森的很。风儿并不大,但一阵微风从竹园顶部掠过,竹叶立即沙沙作响,越发增添了寒意。  老韩头还要带我往里走,我说不早了,你也要回去了,我还要收拾一下。想到收拾房间,我一下子为今晚没被子睡觉担心起来,看来只好看书看一夜了。  大约听出我的逐客令,老韩头坐了一会,久久地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四下里向竹园深处望望。领着我,又从羊肠小径上往回走。或许为了弥补我刚才的唐突,于是无话找话的问他回去后做什么?他说,他孤老头子一人,早没家了,离开这儿就去大肚子山。  大肚子山?我吃了一惊,这是一座公墓!难不成他去看公墓?说真的,我虽然一直喜欢看一些鬼怪狐妖的书,自以为有些胆识,但那些都是纸上谈兵,真的在现实中看到坟墓,内心始终有点不自在。而这老爷子去看公墓,不能不佩服他的胆量!  回到门房,老人又里间外间转了两圈,看出来他对这儿还是很是留念。这让我想起我临退休前,几次把办公室楼上楼下转了几遍。又转了一会,老韩头叹了一口气,踯躅着走到电视机前,从抽屉里拿出一贴钞票,有红色百元的,有绿色五十元的,还有十元、二十元的。他走到我跟前把钱递给我,我大惑不解。他有点不好意思,嘴角拉出很勉强的笑意:“我也没什么挂念的了,就这件事麻烦你了。去年春上我向村里李二奶奶借了300块钱,一直没还上,现在凑齐了,想请你转交给她。”“哦,哦,这妥当吗?”我支吾着。但看着老人近乎乞求的目光,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他似乎如释重负,舒了一口气。  出了门,他向我挥手示意,拄着龙头紫竹龙头拐杖沿着大白杨小路向村口方向蹒跚走去。望着他的背影,我还是心存疑惑,他明明去村上,为什么不当面交给李二奶奶呢?难不成有什么难言之隐?  就在我站在那儿发愣的当儿,季主任来电话了,说自己事情太忙,忘记把钥匙给林助理了,现在就叫人送过来。我说我已经进屋了,不着急,明后天有人来再带过来。他问我是怎么进屋的?我说是老韩头开的门。  “老韩头?你没看错吧?你怎么知道他是老韩头?”季主任声音突然提高了。  “我以前来拍过照片,认识他。他还请我把300块钱交给李二奶奶呢!”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忽然有点毛毛的:“季主任,老韩头刚走,我去问问。”  “别瞎说!老韩头两天前死了!”  “什么?”  季主任还在说,我顾不上了,把手机塞进口袋,向村口跑去。可哪里有老韩头的影子?  一路小跑到村口,公交站前又有几个人在等车。我连忙问,刚才有公交来过吗?有没有见到一位穿白色工作服、拄着拐杖的小个子老人?众人面面相觑,说没有车子来过,也没见到从山上下来人。其中一个看看别人,告诉我,我看见的一定是老韩头的鬼魂。昨天下午四侉子钻进竹园里砍竹子,还没下刀,看见老韩头朝他走来,当时就尿裤子了,现在还在家里发烧呢!  一句话没说完,吓得我汗毛倒竖,额上直冒冷汗!     共 30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该如何诊断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昆明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