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杨柳流落在民间的大臣后裔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1:08 编辑:笔名

■流水岁月,能湮灭勒石的文字,却不能抹去人们的记忆。生活在蓉花山镇蓉花山村金家屯的金姓人家,他们都是本家,都是鳌拜的后人。据说,鳌拜家族的血脉之所以能得到延续,只是因为在康熙将鳌拜全家终身监禁期间,他的一个名叫“尔坠”的孙子侥幸得以逃脱,后来辗转经岫岩来到蓉花山镇定居。到了鳌拜第六世时,全家改为金姓。  ——以上摘自庄河新闻报道    九月残阳如血,康熙一声令下,怒斩鳌拜全家。整个京城的风石头一样沉重。手起刀落,无辜的生命被株连,谁扭转得了乾坤?  鳌府大宅,一片血光剑影。腥气波澜般席卷了京城的上空。八岁的尔坠夹杂在死人堆里,他想起母亲给自己讲的故事,一个商人带着他的马帮去远方的城池进货,路遇一座山岗,和一队土匪打了个照面。土匪不讲情面,挥刀就砍,商人随行人员纷纷落马。商人知道这批丝绸保不住了,如果能留下这条贱命,日后,定会东山再起。于是,商人趁他们厮杀之际,将身边一个手下脸上的血,抹在自己脸上脖子上,然后,躺倒在他们中央佯装死人。土匪抢了这么多财物,没有时间顾及倒在地上的人是否还有活口。带着那些马种和货物,一阵风似的走了。  尔坠记住了这个故事,因此,效仿故事里的商人,把自己身上脸上抹了殷红的鲜血,躺下装死。但是,土匪就是土匪,他们的杀人动机是劫财,不是害命。官府就不一样,尤其是鳌拜犯的是满门抄斩之罪。清兵们用刀一个一个死尸扒拉,为的是斩草除根,绝不留下祸患。尔坠一看,心里大喊:“完了,这次是必死无疑!”不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等着清兵再给自己补几刀。  风呼呼啦啦刮过来,血腥味儿一波波窜进鼻子里。清兵们,每翻弄一具尸体,就照着死者的胸口再捅一刀。几百口人,他们无一例外。眼看着就要挨到尔坠了。这时候,西天边响起了滚滚的雷声,接着,电闪齐鸣。大雨点子大珠小珠落玉盘。清兵头目手一挥:“撤吧!天不留人!”  清兵刚撤走,尔坠由于惊吓还有痛失母亲几个哥哥姐姐的疼,在地上艰难地站起来,走了几步狠狠的摔在泥水中。电光石火间,一位过路的僧人,将昏倒在地的尔坠抱了起来。匆匆钻入雨幕,拐向城外的一处城隍庙。  大雨如注,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这座城市容不下一个乱臣罪子的后代。这个世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铁的定律。尔坠小小的年纪,内心盛满了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生命的渴望。  破旧的城隍庙,香客不旺,初一十五零零星星的来几个烧香的。但是,他们必带着果品熟肉等供品。尔坠在惊魂未定后,听到僧人低沉地说:“孩子,你吃点东西吧。”僧人拢起了一堆柴火,火光烘烤下,尔坠看到的是一张慈祥的脸。却不是自己的祖父。祖父!已经死了。我的祖父我的父亲都去了另一个世界!尔坠突然捂住脸,嚎啕大哭。“我要父亲我要母亲还有祖父!我的哥哥姐姐,我再也无法和他们在一起玩了。呜呜呜……。”  “别哭了,叫什么名字?来,将就吃点吧,填填肚子。”僧人递来一支烤熟了的鸡腿。尔坠也许是太饿了,抓过来就吃,左右开弓,吃的满嘴流油,边吃边回答僧人的问话:“我叫尔坠。你呢?对了,你不是出家人吗?怎么也吃肉喝酒?”尔坠对就着葫芦一仰脖儿灌下大口酒,嚼着鸡腿的僧人说。  “嘿嘿,你真是人小鬼大。我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尔坠赶紧吃,吃完了,带你上路。”  尔坠停止咀嚼的嘴巴,抬起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说:“和僧,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救我?我再跟你走。”  “哈哈哈……好吧,看在你和我有缘的份儿上,让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尔坠用手托起腮帮子静静地倾听着僧人的述说。  “听好了,小子。我的父亲吴三多曾经是你祖父鳌拜手下的一员大将。他随你祖父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绩。深得你祖父的赏识。你祖父也把他视为心腹知己,什么事都要征求我父亲吴三多的意见。不久,在一次收复格尔木草原少数民族的战争中,因为,马腿被对方的箭射中,不慎跌落马下。成了俘辱。由于吴三多在军营中饶永善战,使敌军闻风丧胆。被抓俘辱后,对方念及他是一条汉子,曾放过这位可汗,所以,把他放了回来。可是,皇上听信谗言,说我父亲是通敌卖国,要把我父亲零时处死。幸亏你祖父用生命担保,用头上的乌纱帽担保,才让我父亲幸免于难。”  “咦?既然你出身名门,又为何出家了呢?名门望族,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何至于流落天涯,过着苦行僧的生活?”  僧人长长的叹了口气,又用棍子捅了捅火堆。火苗啵吱啵吱的响。“你以为我不想吗?那年,我父亲被你祖父救下后,祸不单行,正好皇宫一夜之间,各地区上贡的奇珍异宝被江洋大盗洗劫一空。清兵们在财宝被盗的现场发现了一个吴字的烫金令牌。并且,被抓住的一个盗贼口口声声说是我父亲吴三多的指示,他们是个江湖帮派,是吴三多成立的,专门洗劫皇宫以及民间的奇珍异宝,还有这个组织已经有格尔木草原首领私通,决定在合适的时候,推翻清王朝。欲加之罪,后患无穷啊!即使我父亲百口也难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所以,我们吴府惨遭灭门之灾。所幸的是,那天,我拉肚子。一次次去茅房。就躲过了此劫。后来,我被一位和尚收留,去了武当山。唉!世事苍凉啊!我说,你我有缘,就是这个原因。好了,尔坠,听好了,从此以后,你不姓鳌拜,你叫叶赫尔康,懂吗?知道保护自己。躲过朝廷的追杀!”  冷风沿着破落的木格子窗卷了进来,叶赫尔康打了个寒颤,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咕咚跪在地上:“师傅,求您一定要教我武功,我长大后要报仇!您教我武功吧!”叶赫尔康将小脑袋磕在地上叭叭响。  “你说学武是为了报仇?这个理由我不答应。一个内心充满仇恨的人岂不是冷血动物吗?为了强身健体,记住,强身健体。我再答应你!”  叶赫尔康小脑瓜一转点头如鸡啄米,“好好好,师傅,我的小命是你给我的,以后我什么都听师傅的。”吴僧人这才扶起叶赫尔康,一老一少在火堆旁,席地铺着的稻草将就到天明。天刚拂晓,吴僧人拽上叶赫尔康就走,两个人不敢在京城逗留,吴僧人带上尔康,现在路边的一个粥铺,喝了碗粥,这时,一队清兵横冲直撞闯了进来,“店小二!快,来几斤牛头肉,几坛女儿红,我们要好好喝一顿!”小二应了声;“好咧,客官,马上就好!”  吴僧人急忙拉了拉斗笠的帽沿,只听其中一个头目说:“奶奶的,鳌拜的杂种孙子逃了,大千世界,让我们去哪里找?啊?这不是给尼姑要孩子吗?这些当官的,根本不把咱们当人看!”  “大哥呀!这话您可不要在别处说,一旦传到当官的耳朵里,你还想活命吗?来来来,喝酒!”六个清兵,站起身端着酒碗,咕咚咕咚喝酒。“啧啧,也是的,你说这大人犯了法,有小布丁点的娃子啥事?唉!这算什么王法呢?天理不公啊!”  “行了行了,别牢骚满腹妨肠断吧。咱们当兵的,端人家的饭碗受人家的管,谁有能耐谁当官去。”  五岁的尔坠,毕竟是小孩子,一听这些清兵的话,加上那天清兵们对家人的杀戮,吓得腿打颤儿,尿了裤子。撒腿往外跑。他这一跑,清兵注意上了。他们抄起桌上的刀,就追了上来:“站住,站住!你是谁家的娃子?跑什么?莫非是鳌拜的……。”几个人很快要追上尔康,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吴僧人蹭蹭蹭,凌空飞起,从他们头上飞过,掠过地上的尔坠,又一纵身,飞过几家檐瓦房,消失在莽莽苍苍的高梁地中,身后是清兵高一声低一声的喊叫,“抓住他!抓住他!皇上赏银五千两呢!”  进过几天几夜的行程,吴僧人带着尔坠,化名叶赫尔康。投奔了武当山,并在这里代发学武。因为,尔坠的身份特殊,自己也知道该如何掌握好拜师学艺的机会。因此,小尔坠什么脏活累活都干,扫院子挑水劈柴禾闲暇时,就钻研石寺庙里留下的武术书籍,师兄弟们在练武,他在一边观察细细的揣摩。时光荏苒,六年过去了,武当山在秋天举办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天下武林人士,从四面八方集聚武当山,武当派空空道士责令几个弟子上场和江湖各大门派比武。已经十五岁的尔坠,出落成一个英俊的少年。眉清目秀,个子高挑。英姿飒爽。本来,武当派有厉害的大弟子,睿智出场,成算大有把握,但是,几场比武下来,大弟子睿智败下阵来。他的十八降妖掌,也被昆仑派大弟子慧杰给抓住了弱点,一举击破。对败下阵来的睿智叹了口气,“唉!怎么会这样!瑞吉你来!”二弟子犹豫了一会,“师傅,我大师兄都不行,我……这不是白送吗?”  这时,人群里一个声音不卑不亢的说:“师傅,让我试试好吗?”遁着声音,武当派的弟子们一看,却是语不惊人的尔坠,法号瑞博的小师弟!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示质疑。空空师傅怀疑的看了瑞博一眼,“你……能行吗?”“师傅,你就让我上吧。”瑞博斩钉截铁的说。  “好吧,瑞博。为师的就相信你一回。”“嗯,师傅。放心,我去了。”场上又喊起了比武的口令。“下一场,有武当派的瑞博对昆仑的慧杰,好,比武开始!”  瑞博用的是一根棍子,慧杰是一把长剑。棍子与长剑交错切合在一起,发出的咣啷啪嗒声,在武当山的寺院,扬起漫天的尘土。风潇潇处,谁也没想到,这个十五岁少年,将一支棍子使用的如此传神,一拍一点一敲一蹭一探一倒。把个昆仑派的大弟子慧杰弄得眼花缭乱!平时对瑞博有所了解的师兄弟们知道瑞博想用醉棍了,二师哥喊了声:“瑞博,接住!”一个装满酒的葫芦飞了过来,瑞博凌空一跃,稳稳拿住了酒壶,拧开仰脖儿灌了一大口。然后,醉眼朦胧的看着对方,此刻的慧杰已经是伤痕累累,在瑞博使出醉棍后,突然,暗处飞来一只梅花针。须臾之间,生死擦肩。空空掌门,扔出一只匕首挡住了梅花针,在第二只梅花针飞来时,瑞博将慧杰一棍子扫倒在地,这场比武以瑞博胜利而结束。  武当派的弟子们将瑞博高高抛在头顶,无比欢呼,“啊哦,瑞博,好样的,你是武当派的骄傲!”  就这样,瑞博接连的几场都取得了胜利。按照比赛规则,谁去的终胜利,谁有资格做武林盟主,一统江湖。武当派堂而皇之成为武林同道中大门派。不久,因为谁的解密,说武当派的弟子瑞博很像当年,京城灭门抄斩中跑掉的鳌拜孙子尔坠!消息不径而飞,尔坠的画像悬贴在京城的门楼上。皇上下令只要将此人抓来,赏黄金一万两!告示一贴出,就被来京城找天下神算的卜算子张砚道的吴僧人看得一清二楚。找到神算子后,在京城的一家酒肆,神算子郑重其事的说:“吴僧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武当山要有刀光血影之灾了!”“啊?张道人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神算子摇了摇头,将一杯酒喝进肚里说:“这是天意,谁也不敢违拗,嗨!吴僧人,你也好自为之吧!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武当山的安危来的吗?“哦,不全然,还有一个人。我请您给他看看。”吴僧人将尔坠的长相生辰八字一一汇报上来,神算子扒拉了一下手指,嘴里叨叨念念说:“听着,吴僧人,武当山的凶光就是因为这个人!”神算子忽的站起身,说:“吴僧人,城门楼上贴着的画像,应该就是你要我给算的人!他可不是等闲之辈!我告辞了!”  “哎哎哎!神算子,我还没给你银子呢!”“不必了,这顿酒我也不能白喝啊!”  趁着城门前没官兵,吴僧人急忙撕下那张告示揣进怀里。不日回到了武当山。刚把这个消息对道长说了,道长捋了捋胡须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要来,只是,吴僧人你赶紧带着瑞博离开武当山。”  “可是,如果你交不出人,武当山就要遭劫难了!师傅,我不走,好汉做事好汉当!”瑞博说。  “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左右的弟子把瑞博给我轰出武当山!”“师傅!别让瑞博走啊!他是武当山的弟子,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怎么连师父的话都不听了!吴僧人快,带走瑞博走得越远越好!”空空道长一甩袖子,十几个师兄弟齐呼啦将瑞博扔出了武当山门外,啪嗒关上了寺门。  秋风萧瑟,落花飘零。一支清兵队伍匆匆奔向武当山。御林军统领波澜摔几百名御林军闯进武当山,并勒令空空道长交出鳌拜乱臣罪子的孙子尔坠!空空道长说:“本门派没有收留皇冠贵族的人做弟子,波澜统领您搞错了。我们这里没这个人。对不住了!”  “你个老蠢驴,你给我装,听着窝藏乱臣贼子是犯包庇窝藏罪的!你还是乖乖交人吧,不然,我将火烧武当山!”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无中生有的东西,你让我拿什么给你,总不至于找个替罪羊吧?”  “你……老秃驴,那好,手下的赶紧给我搜!”波澜一声令下,清兵们举着兵器,到处搜索起来,就连武当山弟子们的床铺都被掀翻,恨不得挖地三尺,也没见到尔坠的踪影!气急败坏的波澜,冲到空空道长面前:“你不是不合作吗?好,给我发火烧了武当山!“  清兵们举着火把投向武当山大殿,大弟子和其他弟子们说:“师傅,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和他们拼了!对,我们誓与武当山同在!”空空事到如今只好点了头,一瞬间,武当山弟子们和清兵打作一团,死的死伤的伤,大殿的火势越来越猛,这时候,边战边退到后山的空空和弟子们却看到,瑞博和吴僧人出现在杀场上,“师傅,我回来了,你赶快躲到后山那个面壁洞,快!”“尔坠,你为什么不听师傅的话,回来送死呢?”“师傅,我身为鳌拜的子孙,就不能羞辱祖父南征百战功绩赫赫的一世英名,我就是死也要死得其所,怎能让师傅和武当山为我做挡箭牌!你们,大师兄,快扶师傅离开这里!”  已经受了重伤的空空道长,口吐鲜血只好由大弟子扶着,躲进了面壁洞。  回头再说尔坠,不愧是鳌拜的孙子,武艺高强,以一当十。加上吴僧人的协助,很快将波澜统领和他的御林军打退,波澜咬牙切齿的说:“尔坠,你听好了,你给我走着瞧,只要你活着,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擒住!撤!”  和师傅大师兄会面后,望着火光冲天的武当山,尔坠涕泪交加,“师傅,都是我不好,是我给武当山,给你们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我……我向你们跪下了!”尔坠双膝着地,跪了下来。“别,尔坠。快起来。你是武当山的弟子,我们有义务保护你,师傅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没有为鳌拜的英明丢脸,记住,早早离开这是非之地,隐姓埋名过隐居的生活,否则你这条鳌拜家的根是留不住了……走吧。”  “师傅,武当山怎么办?我就这样一走了之吗?”  “唉!尔坠啊!尘世纷乱,谁又能主宰得了呢?只有好生将息了。如果普天下善男信女还能够给武当山善捐,我想,总有一天武当山会重新见到天日的,你和吴僧人都走吧。想那波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师傅!师傅请受我一拜!”尔坠将头在地上咚咚咚磕出了血,然后,三步一回头和吴僧人离开了武当山。  吴僧人和尔坠买了两匹好马,专挑险峻的山道走,不久,由岫岩地界来到了红崖城,也就是现在的庄河蓉花山五道沟庄子,还俗后,尔坠与当地一私塾先生的女儿结婚,并改姓金。就这样鳌拜的孙子尔坠在蓉花山地区繁衍生息。整个一个庄子都是鳌拜的后裔。这个庄子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鳌拜的第十二代孙子金福元至今还健在,并对我们来访者讲诉了他们族人能够延续下来的故事。金姓家族一直将鳌拜作为先祖记载在他们族谱的位。 共 58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须要重视什么呀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效果好

上一篇:光棍汉子那一劫

下一篇:回到这里